陈坤:我更合适做演员,演戏就好

2018-09-16 13:31 浏览次数:

  新华网北京8月22日电(记者张淳)曾经离开荧屏九年的陈坤,今年接连带着两部作品回归,上一部《脱身》结束没多久,下一部《天盛长歌》就接档开播了。这次,陈坤出演了一位“不负苍生,只想真心”的权谋之人,讲述的是一个“弈一局权谋天下,博一场爱恨起伏”的故事。

陈坤:我更合适做演员,演戏就好

  成为“宁弈” 喜怒哀乐在充裕的时间里变得真实

  在陈坤眼中“宁弈”是个有烟火气的人物,不僵化,虽然《天盛长歌》是部权谋之作,但争斗之间依旧情怀不减,“到最后会发现心中的光明之处”,这也正是陈坤愿意成为“宁弈”的原因。

  对于与角色的“高度契合”之说,陈坤笑言“是他们捧我了”,但事实上,陈坤为了演宁弈确实是挑战了他为拍剧连拍7个月的最长时间。毫不计较的付出,让陈坤也收获颇丰,“这7个月的时间确实能帮助我深刻地理解一个人物,因为长时间跟他在一起,他跟你完全是融合的,我对事情的看法也会变成宁弈的看法,这样演起来比较自然。喜怒哀乐在一个很充裕的时间里变得很真实。”

  讲究入戏一直是陈坤的一个创作习惯,在《天盛长歌》的拍摄中也不例外,“我在刚开始的几天还在摸索,但是三五天之后,因为一场戏、因为对手演员,我心里好像突然动了那一下,然后我一下就能进去了。”

  这种心有所动让陈坤成功入戏,“我就是宁弈”成为了陈坤对人物最好的诠释。对于剧中的“沉浸式演绎”,陈坤也是乐享其中,“我们经常会在现场聊戏,从早到晚拍摄,整个过程尽量不离开现场,大部分时间都是在实景里拍摄,所以我们有比较充足的时间创作角色。来的演员不会轧戏,也不会用替身,我们就是跟一帮真正的演员演的角色在一起,我觉得是一个很好的创作气氛。”

  剧中为了贯彻“求新求真”的创作理念,除了在布景服装上下功夫之外,还要求演员现场收声,力求表达最真实的情感。尽管古装剧的配音历来是个短板,但对陈坤而言,同期声完全不用担心,因为他一直在坚持这么做,“同期声虽然对拍摄现场的要求非常高,但会带来很多人物的情绪,现场收音虽然有不完美的地方,但有很多真实的现场的人物反应。”在陈坤眼中,无论配音演员的技艺多么娴熟,好演员在现场环境、情绪下的表演状态都是不可替代的。

  不同于以往古装剧的“大女主”或“大男主”套路,此次《天盛长歌》采用双线并进的方式,用陈坤的话说,就是“男女主角都有戏”,对于所谓的“大男主戏”或者“大女主戏”,陈坤坦言“也不知道这种思维是从什么时候建立的,原本的影视剧以人物来讲,只是用戏份多少来分更偏向哪个人物,那些应该就是在网络上大家去强化的东西吧。”

  每部戏都有它的命运 毕竟不能事事皆如愿

  陈坤的上一部电视剧作品刚刚播完不久,对于不太尽如人意的成绩,陈坤略感失望,“我觉得我演得挺好的啊,不过也没关系,每部戏都有它的命运,它好是真实的,但让我失望也是真实的,毕竟不能所有的事情都如我所愿。”

  至于是否会影响到陈坤今后的接戏准则,他倒表示不太介意,“只要心里有感应的时候就可以,拍一部戏从选剧本到建组到拍摄完面世,大概是两年后的事儿了,你哪知道两年之后发生的事情呢?”

  回看陈坤出道以来的作品,无论是《像雾像雨又像风》、《金粉世家》还是《画皮》《寻龙诀》,基本上是以民国、古装题材为主,少有现代作品,对于这个问题,陈坤表示自己也很奇怪,“我上一次拍现代戏还是《火锅英雄》,也两年多以前了,”至于出现这种情况的原因,陈坤也没琢磨清楚,“好像我就是喜欢(非现实题材)。”

  一向对青年电影人的未来和发展非常关注的陈坤,也一直在用实际行动鼓励青年电影人创作。今年以来,《我不是药神》《西虹市首富》等电影的成功,让文牧野、闫非、彭大魔等年轻导演进入人们视野,有说法认为电影的创作方式已经到了更新换代的时候。对此,陈坤并不认同,“还是要看作品,我们的市场是可以承接更多好作品出现的。现在的新导演只是针对于老的导演来说更年轻,他们在艺术上的创作探索终于到了一个市场可以接受的情况,总的来说我们乐于见到好作品出现的。”

  说到好友黄渤的电影收获了不错的票房成绩,陈坤坦言并没有动心,他对自己有着清晰的认知与规划,“我觉得我可能更合适做演员,演戏就好。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才华,我身边有很多有才华的朋友,他们都会在自己的人生设定里去尝试,而我自己可能是比较安于现状吧。我觉得我有很多事情要做,我想把演技好好磨练,想把山下学堂做得更好,想把行走的力量继续下去,还希望可以多些时间陪我的父母和孩子。”